去产能决战:各地区地条钢已停产 央企为去产能主力

2017-07-21 14:07:51 作者: 所属分类:行业动态 阅读:220 评论:去产能决战:各地区地条钢已停产 央企为去产能主力已关闭评论

标签:

去产能决战: 煤钢“瘦身健体”显效

  董鑫

  去年9月的一个早晨,山东北宿煤矿综采工区夜班班长王晋岭停下了工作面上急速转动的煤机。随后,他和工友们把这些像兄弟一样的设备拆除上井——走过了40年的兖州煤业(14.530, 0.19, 1.32%)北宿煤矿停下了脚步。

  此前两个月,山东省煤炭工业局发布《关于确保完成2016年化解煤炭过剩产能工作目标的通知》,北宿煤矿就在退出煤矿的名单上。

  本轮去产能以来,类似的转型案例在退出落后产能的煤炭企业中还有很多。作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三去一降一补”五大任务之首,去产能工作在向着既定目标迈进的过程中,啃下一个又一个“硬骨头”。

  截至目前,今年全国共退出钢铁产能3170万吨,完成年度任务的63.4%;共退出煤炭产能6897万吨,完成年度任务的46%;2016年,我国分别压减了6500万吨和2.9亿吨以上的落后过剩钢铁和煤炭产能。

  积极成效逐步显现

  虽有不舍,但说起煤矿的转型发展,北宿矿上的职工们都一致支持。

  在综采工区技术员张晓根看来,煤矿转型是发展的趋势。“全国上下都在说淘汰落后产能,作为传统能源的煤炭行业更是首当其冲,早一天转就早一天抛下沉重的包袱,轻装上阵。”张晓根对记者说。

  “煤矿是我们的家,虽然煤矿关停了,但家还在。生产煤炭我们走在前头,转型发展也能蹚出一条路子来。”52岁的矿工相启锋在北宿煤矿工作了35年,见证了煤矿工厂从小到大、从繁荣到落寞的变迁。

  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过剩产能有序化解。今年上半年,全国工业产能利用率为76.4%,比上年同期提高3.4个百分点。

  随着钢铁煤炭去产能的不断推进,积极成效正在逐步显现。

  首先,企业效益明显改善。国家发改委提供的数据显示,2017年一季度,钢铁工业协会会员企业利润由上年同期亏损87.5亿元转为盈利232.8亿元。

  多家煤企发布的社会责任报告也显示,2016年煤炭企业的效益持续改善。例如,2016年,神华集团实现营业收入2479亿元、利润361亿元;中煤集团实现利润总额15.8亿元,同比减亏增盈55.6亿元;内蒙古伊泰集团实现营业收入261亿元,净利润12亿元。

  煤炭价格经历了自上半年的低谷之后,开始稳步回升。最新一期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报收于580元/吨(本报告期为6月28日至7月4日),环比上涨3元/吨。该价格指数连续第四期上行,累计上行18元/吨。

  山东兖矿集团有限公司营销中心副主任高峰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去产能之后,煤炭企业效益回升不仅来源于市场价格的回升,也归功于企业采取了深挖内潜和节支降本、降耗的自救措施。

  “目前增加的效益一方面用来偿还过去几年煤价下行时的贷款和欠款,另一方面会加大力度恢复安全和环保等方面的投入。此外,人员安置、企业转型升级也需要费用。”高峰说。

  其次,工资社保拖欠减少。举例来说,截至2017年3月末,山西省煤矿累计拖欠工资比2016年底下降58.4%,累计欠缴社会保险比2016年底下降10.8%;截至2017年4月底,陕西省煤矿累计拖欠工资比2016年底下降61.77%。

  高峰表示,从去年开始去产能以来,煤炭企业拖欠工资的情况明显减少,“经历了几年前煤炭企业职工薪资大幅度下调之后,从去年到今年,煤炭企业职工收入保持平稳。”

  去产能的第三个显著成效是产业结构优化升级。国家发改委政研室副主任孟玮近日表示,2016年全年共淘汰400立方米及以下高炉39座、落后炼铁产能677万吨,30吨及以下转炉和电炉71座、落后炼钢产能1096万吨。煤炭优质产能在产业升级中的带动作用进一步发挥。

  此外,市场竞争秩序改善。孟玮表示,通过开展淘汰落后、违法违规建设项目清理和联合执法三个专项行动,进一步营造了优胜劣汰的市场环境。

  防止落后产能死灰复燃是“后去产能”时代的重要任务。兰格钢铁研究中心主任王国清向第一财经表示,去产能提升了企业效益,去产能之后,钢铁企业的吨钢利润创下新高,但要防止在利润刺激下一些产能的死灰复燃,这样去产能才有实质意义。

  煤炭方面,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认为,市场上供过于求的情况没有根本改变,煤炭产能大约过剩20%~30%,到目前为止,已淘汰的产能远低于这个数量。因此,尽管煤价有所上涨,仍要坚定不移地推进煤炭去产能。

  用市场化手段退出落后产能

  本轮去产能以来,国家有关部门负责人多次强调,要更多运用市场化、法治化的手段,扎实有效地化解和淘汰过剩、落后产能。

  市场化去产能的核心是通过公开合理的市场竞争机制决定企业去留,其最终目的是用市场这只“无形的手”倒逼企业转型升级,提高行业的生产效率和国际竞争能力。

  “比数字更重要的是体制因素,去产能要从行政化向市场化转变。必须深化市场体系改革,让‘市场调节’替代‘政府推进’,让市场发现价格,让企业参与治理。用市场的手段去产能,才是长治久安的办法。”中国企业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李锦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在李锦看来,去产能是一个长期的过程,需要明确的标准。他表示,化解产能过剩需要较长时间,要避免使用行政化的方式实现“快速”去产能。

  林伯强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当前去产能处于相对市场化的阶段,“市场化手段的特点是破产清算。随着去产能的进一步深化,不仅有规定的数量指标,而且要落实人员安置、拆除设备、对资产作减值处理,以及对债务进行处理等,这些仍然需要地方政府介入。”

  彻底取缔“地条钢”

  上述钢铁去产能数据不包括违法的“地条钢”产能。“地条钢”是指以废钢铁为原料、经过感应炉熔化、在生产中不能有效地进行成分和质量控制的钢及以其为原料轧制的钢材。

  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原材料司巡视员骆铁军在年初时指出,“地条钢”不仅在产品质量、安全、环保等方面不符合国家标准,而且存在假冒伪劣、无证生产等扰乱市场秩序的行为,是钢铁行业“劣币驱逐良币”的主要原因。

  今年上半年,国家发改委要求6月30日前彻底取缔“地条钢”,并于7月底前组织验收,形成总结报告上报国务院。

  第一财经从国家发改委获悉,对于“地条钢”,各地区已基本完成摸底排查工作,排查发现的“地条钢”产能已停产,钢材市场秩序得到进一步改善。部际联席会议将开展抽查工作,对取缔不到位的地方,作为负面典型,报请国务院依法依规严肃处理。

  取缔“地条钢”的直接影响是,正规的钢铁生产已经加快。据中物联钢铁物流专业委员会发布的指数报告,6月钢铁行业生产指数为58.6%,较5月份上升0.4个百分点。

  与此同时,钢价再次进入上升通道。7月3日,河北地区钢坯价格为每吨3320元,接近今年2月每吨3330元的3年来最高水平;3级螺纹钢同日价格是每吨3670元,也接近3月17日每吨3830年的3年来最高点。

  钢铁研究总院华东分院副院长刘剑辉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本轮钢铁去产能迅速且彻底,政策执行到位。取缔地条钢后,钢厂企业效益有明显回升。他同时认为地条钢反弹的可能性较小,因为业内普遍认识到落后产能和地条钢在产品质量和环保方面的危害。

  建立去产能制度体系

  北宿煤矿关停的同时,兖矿蓝天清洁能源有限公司和兖煤矿业服务公司同时挂牌成立。除去划转到外单位和内退的员工,北宿煤矿713人全部踏上转型之路。

  据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统计,煤炭、钢铁两大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将造成大约180万职工分流安置。关停淘汰“僵尸企业”必然面临职工分流安置、资产债务处置等问题。

  在去产能工作推进中,相关部门不断完善政策,建立了去产能制度体系。比如,制定出台了奖补资金、职工安置、财税、金融、国土、环保、质量、安全等8个方面的配套文件,又根据去产能工作推进实际,在职工安置、债务处置、“僵尸企业”处置等方面进一步细化了政策措施。

  高峰向第一财经记者透露,目前已经实施的安置职工的措施包括买断工龄进行一次性补贴,将关闭矿井的人员分流到企业的其他矿井,企业与地方政府合办后勤物业增加就业岗位等。

  第一财经梳理发现,多省已出台了职工安置方案。其中,河北省在钢铁、煤炭等六个去产能任务突出的行业中,鼓励和支持去产能企业通过内部转岗、发放基本生活费、开发公益性岗位等措施安置去产能企业职工;山东省则通过再就业培训、就业对接服务等措施,计划在3年内安置职工5万多人;山西省按领域专业要求,在3年内对1000名骨干进行相关理论知识、创业创新能力提升脱产培训。

  去产能不等于去产量

  今年5月,孟玮在发改委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不能简单地将去产能等同于去产量,更不能把两者混为一谈。

  “去产能,就是要着力去除低端、无效的供给能力,增加有效供给,着力提高产能利用率,平衡市场供求关系,提升企业生产经营效益,推动提高行业运行的整体质量和效率,优化产业结构和生产布局。在这一过程中,对于过剩的、落后的产能,要坚决地去;对于安全、清洁、高效、成本低的优质产能,要有序增加。”孟玮说。

  产量的多少主要取决于供需关系和价格变化,产量变化要适应满足市场需求,由企业根据市场供求变化自主决定。

  国家发改委经济运行局有关负责人表示,当前去产能要做好减法,把握症结、用力得当,突出定向、精准、有度,淘汰资源枯竭和安全生产等方面不达标煤矿。去产能过程中也要做好加法,即在低效无效产能加快退出的同时,通过减量置换发展优质产能,实现煤炭产能有序衔接。这既是保障煤炭稳定供应的现实需要,也是促进煤炭产业结构调整升级的重要路径。

  以煤炭为例,该负责人介绍,我国目前煤炭总产能中有相当一部分属于建设煤矿和技改煤矿规模,除了部分已经进入联合试运转的煤矿外,大部分不能形成产量。同时,生产煤矿中也有一批资源枯竭、灾害严重、成本高、竞争力弱、安全程度不高、长期停工停产的煤矿,对产量贡献不大,且严重制约行业发展的质量和效益。

  国务院《关于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印发之前,部分开工建设煤矿的产能置换方案已获得审核通过,全部为按先进产能标准建设的大型煤矿。高峰认为,去产能和去产量同步进行,国家支持先进产能的释放,要求在建矿井加快建设速度,目前先进产能的释放速度正在逐步增加。

  央企是去产能主力军

  今年以来国有企业去产能的步伐正在显著加快。日前,国资委总会计师沈莹在国新办例行发布会上透露,上半年央企累计化解钢铁过剩产能595万吨,已提前完成全年任务;化解煤炭过剩产能659万吨,重组煤炭产能1300万吨。

  李锦对第一财经表示,央企在供给侧改革中先试先行,起到标杆和榜样的作用。钢铁煤炭的过剩产能大部分集中在央企,是改革的重中之重,带动全局。去产能从顶层设计到具体执行谋划清楚,标准明确,去产能与国企改革和供给侧改革同步进行,同时发力。

  部分央企通过重组整合,达到了去产能的目的。以宝钢集团和武钢集团合并成宝武集团为例,2016年宝钢化解过剩产能实际完成555万吨,武钢化解过剩产能实际完成442万吨,两家合计完成997万吨。根据安排,2017年宝武集团还将去产能545万吨,共将化解宝武集团大约17%的总产能。

  国资委副主任孟建民在国资委召开的2017年中央企业钢铁煤炭去产能工作会议上强调,2017年中央企业化解过剩产能任务将继续加码,要打好去产能攻坚战,全面完成2017年钢铁去产能595万吨、煤炭去产能2493万吨的目标任务。

  去产能扩围

  2016年煤炭、钢铁去产能成绩亮眼,今年去产能的力度、难度和范围都将加大。

  在年初的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时任国家发改委主任徐绍史明确表示,今年去产能除了钢铁、煤炭之外还会扩围,有一些产能利用率低、过剩产能比较严重的领域也会纳入去产能范畴。

  国资委主任肖亚庆随后也表示,今年央企去产能从煤炭、钢铁扩围至有色金属、船舶制造、炼化、建材和电力等产能过剩的行业。

  去年二十国集团(G20)杭州峰会上,国家主席习近平与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在会晤中达成共识,双方将共同努力应对全球电解铝产能过剩问题。

  林伯强表示,去产能需要很大的经济投入,各省份去产能的速度主要取决于政府的力度和当地的经济状况。分行业来看,钢铁企业大多位于经济发达省份,去产能进展较好;但电解铝等行业的产地以经济落后省份为主,推进难度较大。

船舶制造方面,当前国际主流船舶市场需求持续低迷,高技术船舶和海洋工程装备市场急剧萎缩,世界造船业全面陷入困境,我国船舶工业正面临金融危机以来最为严峻的挑战,同时也面临弯道超车的历史性机遇。

  1月12日,工信部联合六部委印发了《船舶工业深化结构调整加快转型升级行动计划(2016~2020年)》。工信部装备工业司司长李东对媒体表示,中国船舶(22.670, -0.05,-0.22%)行业已将2012年的8000万载重吨的产能削减至2015年底的6500万载重吨,然而仍然存在着无效产能,中国造船业必须痩体,预计削减30%以上的过剩产能。

  建材方面,去年5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促进建材工业稳增长调结构增效益的指导意见》,明确到2020年,再压减一批水泥熟料、平板玻璃产能,产能利用率回到合理区间;水泥熟料、平板玻璃产量排名前10家企业的生产集中度达60%左右;建材产品深加工水平和绿色建材产品比重稳步提高,质量水平和高端产品供给能力显著增强,节能减排和资源综合利用水平进一步提升;建材工业效益好转,水泥、平板玻璃行业销售利润率接近工业平均水平,全行业利润总额实现正增长。

» 郑重声明:本文由admin发布,除特别说明外均为原创,所有内容仅代表个人观点。版权归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admin共有,欢迎转载, 但未经作者同意必须保留此段声明,并给出文章连接,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益,请留言。
【上一篇】
【下一篇】


页面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