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手抗疫,右手纾困

2020-03-01 00:01:18 作者: 所属分类:行业动态 阅读: 评论:0

“他们活下去,我们才能活下去。”一位电力从业者近日感叹说。

中电联数据统计,2019年第二产业中,制造业和四大高耗能行业用电量占比均下降4.3个百分点,但依然还是用电量的主要力量。第三产业用电量对全社会用电量增长的贡献率比上年提高10.1个百分点,是支撑全社会用电量增长的主要动力。

电力和用户就如DNA中相互缠绕的双链结构——电力行业的健康发展能为经济发展提供强大的能源支撑,进而促进发展;反之,只有经济的持续发展才能推动电力产业向前。

而COVID-19疫情至少在短期内将对用电“存量”和“增量”产生冲击。分析人士指出,春节期间,城市封城、禁止聚集,娱乐业、餐饮、零售、旅游等第三产业用电量出现较大下滑;产业链的波动还会通过需求波及制造业,加上节后企业复工有所推迟,第二产业用电量增长承压;同时,世界卫生组织(WHO)宣布本次疫情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PHEIC),给进出口贸易和国家投资带来了一定负面影响,不过,2月18日WHO表示,暂无数据显示新冠病毒在中国以外持续本地传播。

多位业内人士判断,2020年除西南部分地区或因产业转移加速而显现出紧平衡外,电力供需总体趋向宽松。

“支撑”或许是今年能源电力行业的主题词。

基建项目“一个都不能少”

2019年末,业界围绕电力企业2020年投资策略讨论广泛。疫情爆发后,对短期策略的冲击较为显著。

2月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召开会议,听取中央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和有关部门关于疫情工作情况的汇报,研究下一步疫情防控工作。会议指出,要密切监测经济运行状况,聚焦疫情对经济运行带来的冲击和影响,围绕做好“六稳”工作。要在做好防疫工作的前提下,全力支持和组织推动各类生产企业复工复产,加大新投资项目开工力度,积极推进在建项目。

近日,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余永定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在消费和出口需求增长速度难以进一步提高,而政府又不希望通过信贷扩张刺激房地产投资的情况下,基础设施投资对增长的拉动作用难以替代。

在支持疫情防控和企业复工复产供电服务的保障举措中,南方电网公司表示,将坚持目标任务不变,进一步理清思路。服务党和国家各项重大战略实施,落实“六稳”工作部署,保持合理投资规模,突出精准投资,资源优先投向涉及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战脱贫攻坚的重点任务。

2月16日,由贵州送变电施工的±800千伏昆北换流站B标项目部40余人参加了开工站班会,标志着昆柳龙±800千伏特高压直流输电工程复工复产工作正式拉开帷幕。

国家电网公司提出的12项举措中前四项均与基建投资相关,包括加快保民生电网项目建设,积极推进在建重点工程建设,加大新投资项目开工力度,推进一批重点项目前期工作等。而在1月10日召开的工作会议上,国网才刚刚将2020年的电网投资计划定在4080亿元,当时预计,这一投资将同比下降8.8%。

2月18日,国家电网公司董事长、党组书记毛伟明宣布山西垣曲抽水蓄能电站项目开工,标志着工程建设全面启动。而在2019年11月,国网曾发文严控电网投资,其中明确提出不再安排抽蓄新项目开工。

在各地区“官宣”开工的前一天,三峡集团在建乌东德大坝主体工程2号、14号坝段等又一批坝段成功浇筑到顶。按照计划,乌东德大坝将于2020年5月全线浇筑到顶,2020年7月首批机组投产发电。

据eo了解,相关电力企业早在各省区建议复工复产日之前就收到了国家部委的要求,在疫情结束后要迅速加大基础设施投资,拉动经济回升。

中国人民大学应用经济学院副教授、博士生导师宋枫指出,近年来,投资、消费、出口这“三驾马车”中,投资比重越来越低,消费比重越来越高,短期内加大投资将起到一定的正向拉动作用,但效果预计不如17年前“非典”时那么显著。

“在多重改革背景下,能源行业的投资受到更多、更细的条件约束,基建的回归更多是对冲短期压力,长期发展方向受到的影响有限。”

2020年1月19日,国家发改委正式印发《省级电网输配电价定价办法》和《区域电网输电价格定价办法》,并在多地复工前夕于官网发布。

中国电力工程顾问集团华东电力设计院智慧能源室主任吴俊宏近日撰文称,对电网企业的监管趋势没有最严,只有更严。无论是在成本核定上限、收益核算,还是投资决策、投资效果考核等方面,都强化了合理约束和监测制度。

比如,在投资效果方面,项目投资完成后要接受考核,一是历史单位电量固定资产将影响预计新增输配电固定资产的核定,二是经相关主管部门认定,在监审期间内除政策性因素外造成的未投入实际使用、未达到规划目标、擅自提高建设标准的输配电资产相关成本费用支出不得计入输配电价定价成本。

多地出台应急电价政策

2月7日,国家发改委发布《关于疫情防控期间采取支持性两部制电价政策 降低企业用电成本的通知》(发改办价格〔2020〕110号)指出,对受到疫情影响的企业或放宽两部制电价计费方式的变更期限,或减免收取相关费用,对新建、扩建医疗防疫等场所用电需求,降低运行成本,并提到,请相关电网公司细化落实相关电价政策,主动向用户宣传告知,做好用户申请受理、办理减免等工作。

从通知来看,电价支持的幅度及方式给各地留下了一定的裁量空间。根据目前的方式,部分地区用财政代缴,部分地区由电网企业消化分摊。

此次疫情影响最为严重的湖北发布通知,对参与生活物资保供的商贸流通和防疫药品、医疗设备、物资器材等疫情防控相关生产的中小微企业,由企业注册所在地政府按销售目录电价中电度电价的30%给予电费补贴,省财政按地方政府实际补贴额的50%给予补助。

深圳发布支持措施指出,免除全市工商企业2月份当月缴交两部制电费中的基本电费,由市财政代缴;江苏、贵州等对为疫情防控扩大产能的企业超过合同约定最大需量105%部分不加倍收取基本电费等。

据供电企业测算,2月深圳将免除基本电费约6.9亿元,而贵州省发改委相关负责人介绍,政策执行后,可在疫情防控期间每月降低企业用电成本1.25亿元左右。

此外,因突发疫情,各省电力用户用电情况波动较大,针对正在进行的电力直接交易,广东、福建、新疆、江西、江苏、安徽等多省区发布免除偏差电量考核通知。

有分析人士称,除了应急支持性电价政策外,疫情可能让本在全国两会后拟执行的减税降费政策提前到来。还有人指出,各地通过降低能源价格来支持企业的方式各有不同,希望不会对既有的电价结构产生更多影响。也有业内人士认为,支持性电价政策在一定程度上能够缓解中小企业的困局,但电费并非大部分中小企业成本构成中占比最大的,人工、租金等压力更为迫切。

春节期间,金属、化工、钢铁等资源生产型国企并不会停产,但因疫情影响,物流不畅、需求减少,导致有所减产。财新网近日报道,国企已全面复工,待生产人员隔离结束,将完全恢复产能。国务院国资委副主任任洪斌在2月18日上午举行的国新办发布会透露,据初步统计,国资委监管的中央企业所属2万余户主要生产型子企业目前开工率已经超过80%。

而中小型企业的命运则让人揪心。根据近期清华大学、北京大学联合对995家中小企业受COVID-19影响情况及诉求的问卷调查,对于账上现金余额能维持企业生存的时间,34%的企业表示只能维持1个月,33.1%的企业可以维持2个月,只有9.96%的企业能维持6个月以上。

“部分企业可能非常困难。”一位电力从业者说:“电费减免的前提是,用户还能开起生产线来。”


» 郑重声明:本文由admin发布,除特别说明外均为原创,所有内容仅代表个人观点。版权归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admin共有,欢迎转载, 但未经作者同意必须保留此段声明,并给出文章连接,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益,请留言。
【上一篇】
【下一篇】


页面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