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罩产能捷报频传背后:熔喷布扩产难题待解

2020-03-04 22:44:57 作者: 所属分类:行业动态 阅读: 评论:0

缺熔喷布的情况到了2月下旬愈演愈烈 ,除了“我有口罩机 ,谁有熔喷布”的求购声,也不时传出有口罩厂家因熔喷布供应不足而停产的消息。

截至2月26日,反映经济社会活动的重要指标之一全国中小企业复工率仅达到32.8%。在防疫和复工两手抓的情况下,口罩成为了社会经济秩序正常化的必需品。

一边是有限的产能,另一边是数倍于常态的“战时”需求。随着疫情在日本、韩国、意大利、美国、中东等地的扩散,全球范围内的口罩缺口也在扩大。

据国家发改委2月27日披露的数字,包括普通口罩(注:普通口罩主要是棉纱布制的防风保暖口罩,并无阻挡病毒的功能)、医用口罩、医用N95口罩在内,全国口罩日产能达到7285万只,日产量达到7619万只,产能利用率105%。其中医用口罩产能超过3210万只/天,医用N95口罩产能超过100万只/天。这一数字仍在不断刷新:发改委3月2日消息,至2月29日,包括普通口罩、医用口罩、医用N95口罩在内,全国口罩日产能已达1.1亿只,日产量达1.16亿只。其中医用N95口罩日产能产量分别达到196万只、166万只。

尽管全口径产能已经从工信部此前统计的2000万只/天翻了几番,在数亿只量级的需求面前,每天3000多万只医用口罩的生产能力仍显不足。

相对而言,口罩机生产线技术门槛低,可由通用零部件组装而成,建产迅速;但是用于生产口罩的关键滤材——医用熔喷无纺布的生产线,其零部件专业程度高,生产线交付周期长,因此熔喷无纺布的供应增量无法匹配下游产能所需,成为整个产业链的短板。不少转产企业在口罩机行将上马之时,还在焦急的寻找材料供应商。

“有多少是多少,有1吨也行。”2月中旬,陕西省汉中市政府在网站上挂出了向社会征集熔喷布等口罩材料的公告。相关负责人称,当地口罩厂商需要10吨熔喷布,但迟迟找不到货源。

10吨的规模看似不大,但这已经是国内熔喷布头部企业一天的产能极限,且能达到这样规模的企业并不多。

譬如,拥有7条熔喷布生产线的山东俊富无纺布有限公司,日产量约12吨;天津泰达洁净材料有限公司有5条熔喷线,日产量约10吨;相关上市公司欣龙控股(000955.SZ)和再升科技(603601.SH)各有2条和4条熔喷布生产线,日产量分别约4吨和8吨。除了少数别企业,大多数小型厂商的日产量仅有1到2吨。

缺熔喷布的情况到了2月下旬愈演愈烈 ,除了“我有口罩机 ,谁有熔喷布”的求购声,也不时传出有口罩厂家因熔喷布供应不足而停产的消息。

产能数字激增背后:熔喷布瓶颈

根据前述国家发改委披露的数据,医用口罩的产业链终端产能已达3210万只/天。若全部满负荷生产,按照每个一次性医用口罩大约需要1克熔喷布的比例换算,对应的医用熔喷布需求约32吨/天。N95口罩所需的熔喷布更多,每只大约需要3-4克。

但是在无突发疫情的常态下,国内符合医用标准的熔喷布实际产量是怎样的数量级呢?

据工信部所属赛迪研究院的统计,2019年中国大陆地区口罩产量超过50亿只,其中可用于病毒防护的医用口罩占比为54%。由此估算2019年日产量约为1400万只,其中医用口罩产量仅约760万只/天。

工信部副部长王江平2月初在央视的采访中谈及,2000万只的产能包括工业口罩等普通口罩,其中一次性医用外科口罩产能约220万只,医用N95口罩只有很少的一部分——产能大约60万只/天。口罩产业企业、品种众多而分散,统计数字或有所出入。若按供需平衡原则推算,280万-760万只的产能/产量范围,所匹配的医用熔喷布单日需求仅不到10吨。这或可视同于平常时期的实际产量规模,而当前的终端需求超过平时的三倍,由于新建熔喷布设备交付周期很长,中游材料产能短板难以实质性突破,决定了口罩产量的上限。

但是,其他类型的熔喷布和复合无纺布是否可以转产支援?在不新建生产线的情况下,存量设备转产主要有三类:一是非医用熔喷布生产线;二是SMS纺熔复合产线调整生产工艺;三是部分产量用于出口的厂商先保证国内供应。

在极度紧缺的当下,非医用熔喷布生产线最接近转产条件。事实上,国内生产的绝大多数熔喷布是用于液体滤芯、汽车隔音棉、工业擦拭等非医用领域。据相关设备厂商技术人员介绍,这类产线需要在原料中加入驻极母粒,生产流程中增加驻极电源,使得熔喷材料带正电以吸附带负电荷的病毒,达到医用过滤效果。未经驻极处理的熔喷布仅有30%的过滤效率。挑战在于采购新增设备、争取改造时间。

除此之外,目前国内数量较多的SMS纺熔复合无纺布生产线,也可以通过单开M层熔喷模头,生产单层熔喷布。SMS生产线的门幅通常为2.4米或3.2米,大于单层熔喷布产线门幅(通常1.6米),理论上经过技术改造可以获得更多的产量。

有熔喷布生产商表示,也正是由于门幅较宽,静电驻极等工艺环节效果可能不及专门的熔喷布产线。而且,复合产线的熔喷模头生成的熔喷纤维精度,也未必能达到专用熔喷模头的水平。根据主流SMS生产线的设计参数,M层熔喷系统产生的纤维细度基本在2到5微米的范围,而医用熔喷布的纤维精度需在2微米左右才能达到有效过滤防护。

事实上,这样的改造案例并不多见,增产不易。如天津泰达用了半个月的时间才把一条老旧的熔喷线改造完毕,每天增产1.2吨;欣龙控股位于湖南的生产基地通过技术攻关,将原先的SMS生产线改造用于生产熔喷布,公司的熔喷产线从2条增加至3条。

市场价格更能反映紧缺程度:综合多家媒体报道,不同地区目前熔喷布的价格已经从疫情爆发前的2万元/吨左右,涨到了每吨10万至20万元不等,有的口罩厂甚至开出超过30万元的价格求购。虽然各地熔喷布企业已经有政府工作人员驻厂指导和调配资源,但也难抑焦急上产的口罩厂商的竞价行为。

口罩产业链现状:两头大、中间小

疫情在全国范围内扩散后,公开信息中呈现较多的是口罩产业链首尾两端的增产扩产:即,上游聚丙烯原材料供应充足,大型石化企业增产驰援;下游口罩制造环节有多家大型企业积极转产加入,目标产量节节攀升,令人看到了解决物资紧缺的曙光。但现实是,中间材料环节产能未能实现同比例增长。

熔喷无纺布的上游,从大型炼油厂逐步到细分的化工厂,大致包括了“石油——丙烯——聚丙烯——聚丙烯切片/高熔指纤维聚丙烯(改性聚丙烯)”等四个生产环节。据工信部统计,2019年国内高熔指纤维聚丙烯产量约90万吨,1吨可生产一次性外科口罩90-100万个,或生产N95口罩20-25万个。按照这样的换算关系,如果全用于医用口罩生产,每日产量数以亿计,即便考虑到疫情初期企业复工和物流情况没跟上,熔喷布上游的原料也是充足的。

以一次性医用口罩为例,三层口罩材料的原料都是改性聚丙烯材料,但制作工艺、纤维细密程度不同。里外两侧的纺粘无纺布支撑口罩整体,纤维直径较粗,约20微米,外层做防液体喷溅处理;中间熔喷层是过滤病毒的功能核心,结构更细密,纤维直径2微米。

中国是全球最大的非织造材料(即平常所说的无纺布)生产国和消费国,占全球产量的近四成。根据中国产业用纺织品行业协会的统计,在“纺丝成网非织造布”范畴当中,防粘无纺布的生产线和产量是最多的,2018年防粘法无纺布的生产线条数达1477条(SMS复合123条),产能437.55万吨,实际产量297.12万吨。

相比之下,熔喷布在其中的占比很低。2018年全国熔喷法无纺布产能为8.32万吨,实际产量5.35万吨,产能利用率仅为64%,产量占纺丝成网非织造布仅1.7%。该协会在相关统计摘要中称:“除了出现突发公共卫生安全事件导致熔喷布市场火爆外,熔喷布市场长期以来不温不火”。

实际上,在平常市况不佳的时候,熔喷无纺布行业甚至有所缩减。据前述行业协会统计,截至2018年12月底,国内连续式熔喷法无纺布生产厂家仅有61家,比前一年减少了9家,生产线136条,比前一年减少了2条。而在更早的2015年,这类熔喷布生产线的数量是145条。

更值得注意的是,不仅熔喷布在整个无纺布大家族中本就占少数,符合医用需求标准的熔喷布又是小众中的小众,更多的熔喷布生产线主要生产诸如液体过滤、汽车隔音棉等更大宗的中间材料。按照2018年熔喷布的产能和产量,分别能达到每天约230吨、148吨,若全部转产成医用熔喷布,理论上能够满足近2亿只医用口罩的需求,然而,如前所述,截至目前实际完成转产和技改的产线少之又少。

鉴于当前紧急的疫情形势,为何鲜有企业表态新建熔喷布生产线呢?除了短期内设备无法到位的客观原因,他们也很难把目光放得很长远——认为这个市场总会回归常态。

“没有人会上新的熔喷设备的,担心疫情结束之后产能闲置。”一家位于长三角的熔喷布厂家负责人告诉记者。“比如做其他用途的熔喷生产线,改型的会有一些,可能会有一部分新增产量。但是新上一条熔喷布产线,不会的。”另一家位于西南地区的主营医用熔喷布的厂商只有一条日产不到2吨的生产线,其负责人则称,“我们经历过03年非典、08年禽流感,一直保持着这样的规模。这个行业市场很小,平常状况下不存在什么‘增长点’。”

欣龙控股的董秘回应投资者问询时即称,公司未来是否继续扩产要根据后续市场情况、经济效应等因素综合确定。这一表态反映了市场上多数厂商想法的出发点。

这个时候,更能承担市场风险的大型企业站了出来。中石化曾在2月28日宣布其决定投资2亿元新建10条熔喷布生产线和3条防粘布生产线。这是疫情爆发之后第一家表态新建熔喷布生产线的企业。

中石化是国内最大的聚丙烯生产商,其参股的企业也有生产高熔指纤维聚丙烯,第一时间保障了下游企业的原料供应。后续在紧急疫情的号召下开始卷起袖子上马口罩生产线,但又发现其在中间熔喷布供应环节仍是捉襟见肘,不得不进一步“倒逼”进入扩产队列。

这样的增产计划是否能如期达成?

设备交货周期掣肘

在宣布建设熔喷布产线计划之前,中石化与国机集团所属的非织造装备企业中纺科技宏大研究院接洽,双方达成向中石化提供SSMMS纺粘、熔喷复合非织造布成套装备的初步合作意向。据eo了解,宏大研究院现有2台3.2米的熔喷模头设备库存,可为中石化提供所需设备。该3.2米规格的熔喷模头原本用于SMS复合防粘复合生产线,亦可生产单层熔喷材料,预计在3月内向中石化交付2条生产线。

作为国内纺织设备的主要生产商,国机集团旗下的另一家非织造布装备企业邵阳纺织机械公司是春节后较早复工的熔喷布设备厂之一。正常情况下,国机集团的两家装备企业一年能交付的熔喷布生产线可超过20台。

但是据国机集团相关负责人介绍,公司组装一条生产线的交货周期通常情况需要6个月,进口关键零部件或配套设备最多可达8个月的订货周期,设备交付后还需2个月的安装调试时间。

熔喷布生产流程以投入聚丙烯(PP)原料开始,经过熔融、纺丝、热风高速牵伸、成网,再经过静电发生器作驻极处理,最后缠绕成卷。其中,对设备技术要求较高的是纺丝(熔喷模头、喷丝板)、热风高速牵伸和定型成网环节。

一家位于华北地区的无纺布设备供应商告诉eo,其生产的1.6米门幅熔喷布生产线的供货期超过3个月,国产纺丝喷头报价约350万元,进口喷头报价约550万元。另一家位于长三角地区的无纺布设备厂商则称,其新上生产线通常需要3到5个月的交付周期,一条熔喷线光是进口模头就要3个月的时间。但也有规模较小的设备厂表示,如果采用国产零部件,一般60天就能交付产线。

由此,限制熔喷布产能增加的最大瓶颈是设备交货周期长,特别是进口零部件交货期难以缩短,喷丝板、风机等核心部件还主要依靠进口。大型SMS纺熔复合生产线可以改造,在增加离线的成网、静电发生器和收卷分切等设备后,可单独生产熔喷布,产量较大,但改造时间通常也需要3至4个月。

质检隐患不容放松

一夜之间大规模上马的口罩产线等米下锅,部分因利驱导的无纺布紧急转产,熔喷布的质量控是能否满足医用口罩所需的过滤标准,成为后续监管的重点和难点。

“市场上大部分的熔喷布都没有经过驻极处理,不能有效阻隔病毒。如果是标准的口罩用熔喷布,产量较低,成本较高。”前述长三角地区设备商负责人称,在物资紧缺的情况下,开足马力上产量,如果没有经过驻极处理的过滤布,阻隔效率只有30%-70%,用来生产的口罩产品对病毒的阻隔性差,是比较大的隐患。

细菌过滤效率(Bacterial Filtration Efficiency,BFE)是口罩滤材的主要性能指标之一,目前合格的医用熔喷布需要达到BFE95-99标准,即滤效达到95%-99%。N95的过滤指标更高,非油性颗粒物过滤效率大于95%。

前述西南地区医用熔喷布厂商负责人告诉eo,其根据下游需求,生产BFE99和N95两种熔喷布。一条熔喷布的生产线,按照设备产能设计一天满产24小时,最多生产1.2吨BFE99级别的熔喷布,如果做N95级别最多只有800公斤。“现在每天1.6吨的产量已经超过设计产能极限,如果过分追求产量速率,会导致产品质量下降。”

该负责人还反映:在市场供给紧缺的情况下,存在一些非医用熔喷布厂商购买少量合格的熔喷布滤材之后,作为样本用来代替自家产品送检。“拿到合格的检测结果,却当作是自己做的。价格飙涨,厂家有逐利动机,SMS复合无纺布、液体过滤和汽车隔音棉熔喷线等都在尽可能改造,是否专业已经顾不上了。”

即便部分产线模块在技术参数上可以达标,没有医用资质的熔喷布厂商的产品在平常时期是不能作为医疗用品进入市场流通。另一方面,采购的熔喷布是否合格,是否存在为了填补原材料缺口、用不符合过滤要求的材料替代的情况,口罩厂商或将承担主要责任。

跨界生产的企业紧急上马口罩生产线,产品投入市场之前是否取得医用器械生产许可证,所采购材料如何进行监管?医用防护服、医用口罩属于二类医疗器械,由省一级药品监管部门实施注册管理。为缓解紧缺情况,各省药品监管部门已启动医疗器械应急审批的“绿色通道”。

江苏省特种安防产品质检中心检测机构的一名工作人员表示,口罩的主要性能要看熔喷布的过滤效率,所以机构通常建议厂商在生产口罩之前,先对其采购的熔喷布过滤效率做检测。如果过滤效率达到要求,就可以用来生产口罩成品;如果熔喷布滤效不达标就生产口罩,过来检测肯定是不合格的。

该检测机构一天接受超过100个批次的检测样本,其中包括很多新晋的口罩厂家,也观察到部分做SMS复合布、非医用熔喷布的厂家开始转产。这名工作人员进一步指出,现在熔喷布原料很紧缺,检测机构只能对工厂送检的样品负责。“工厂用合格的样品拿来检测,出具了合格报告,但是用大货生产的时候,是不是按照这个样品的质量要求做的,就很难说了。可以说绝对是存在这种情况。”他称,这需要各级药监局和市监局加大监管力度,对市场上流通的产品提高抽检力度,或者到对工厂做大货抽检。


» 郑重声明:本文由admin发布,除特别说明外均为原创,所有内容仅代表个人观点。版权归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admin共有,欢迎转载, 但未经作者同意必须保留此段声明,并给出文章连接,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益,请留言。
【上一篇】
【下一篇】


页面载入中..